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美國的棄子、土耳其的眼中釘:庫爾德人“除了大山沒朋友”

對很多剛剛逃離ISIS魔掌不久的庫爾德人來說,土耳其軍隊大兵壓境是一個令人痛苦卻熟悉的命運。在歷史上長期游離在邊境的他們看來,這已是家常便飯。

2019年10月9日,敘利亞Ras al-Ain,土耳其稱對敘東北部發起軍事行動。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劉芳

在戰機和坦克的轟鳴聲中,災難和死亡再次向土敘邊境的庫爾德人逼近。

對于一個早已習慣了動蕩的民族來說,庫爾德人的命運再一次來到歷史舞臺的中間。突然轉身的特朗普政府、步步緊逼的土耳其宿敵、期待重生的“伊斯蘭國”(ISIS),都成了土敘邊境上庫爾德人迫在眉睫要面對的問題。

10月9日,土耳其向敘利亞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People's Protection Units,YPG)控制下的Tal Abyad鎮發動進攻。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10日的一則最新聲明中稱,土耳其已消滅109名“恐怖分子”——也即庫爾德武裝的士兵。

庫爾德武裝沒有空軍,軍事裝備也十分有限。這是力量懸殊的一場戰事。出于對庫爾德人處境的擔憂,聯合國安理會定于10日召開緊急會議。

在打擊ISIS的戰場上,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武裝曾立下汗馬功勞,但這樣一支民族武裝,為何一直是土耳其的眼中釘、肉中刺,成了埃爾多安的軍事打擊對象?

以庫爾德人為主的敘利亞民主軍發起反抗。來源:推特

庫爾德人是西亞和中東地區最古老的民族之一,目前總人口在3600萬到4500萬之間,多數為遜尼派穆斯林,在中東是僅次于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和波斯人的第四大民族。

不過,他們被分散在多個國家,主要聚居在跨越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和伊朗四國邊境的地區。目前,庫爾德人約占土耳其總人口的18%-20%、伊拉克總人口的15%-20%、伊朗總人口的10%、敘利亞總人口的9%。

庫爾德人居住地區示意圖(土黃色區域)。 

為了成為獨立的民族國家,幾國邊境之間的庫爾德人在過去一個世紀做過無數次嘗試。最近的一次,是伊拉克庫區2017年不被世界絕大多數國家承認的獨立公投。 

回到100年前,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奧斯曼帝國戰敗后,土耳其在1920年8月被迫簽定《色佛爾條約》(Treaty of Sevres)。條約規定在庫爾德人占多數的地區可以通過公投的方式要求獨立建國。當時庫爾德人將心中的國家稱為“大庫爾德斯坦”(Greater Kurdistan)。 

在那三年后,他們的希望破滅。1923年7月,土耳其以《洛桑條約》(The Treaty of Lausanne)取代了《色佛爾條約》, 并將15萬平方公里的庫爾德人聚集區劃到伊朗,8萬平方公里的庫爾德人聚集區劃到伊拉克。再加上1920年劃到敘利亞的2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大庫爾德斯坦”地區成了庫爾德人心中至今未曾實現的夢。

對于土耳其境內的庫爾德人來說,高壓政策已經延續了幾代人。為了應對1920-1930年代的起義,許多庫爾德人被重新安置,庫爾德人的名字和服裝被禁止,庫爾德語的使用受到限制,甚至庫爾德民族本身的存在也被否認,他們被稱為“山地土耳其人”(Mountain Turks)。

1978年,奧賈蘭(Abdullah Ocalan)成立了庫爾德工人黨(PKK),呼吁在土耳其建立一個獨立的國家。六年后,該組織開始了武裝斗爭。按照BBC的說法,自那時起至今共有超過4萬人被殺,數十萬人流離失所。

雖然自從1990年代以來奧賈蘭就被土耳其政府關押在監獄里,但庫爾德工人黨的武裝斗爭一直沒有停止過,也一直被土耳其政府定性為恐怖組織。但聯合國、瑞士、中國和俄羅斯等國并沒有將庫爾德工人黨列為恐怖組織。2013年,庫爾德工人黨和土耳其政府一度達成停火協議,秘密協商開始進行。

和平并沒有隨之到來。2015年7月,在敘利亞邊境附近以庫爾德人為主的蘇魯克鎮(Suruc)發生自殺式爆炸事件,導致33名支持庫爾德人的年輕人死亡。對此,庫爾德工人黨公開指責土耳其當局,并襲擊了當地的警察和士兵。土耳其政府則隨即對庫爾德工人黨和“伊斯蘭國”武裝發動了“同步反恐戰爭”。

土耳其政府表示,在敘利亞的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和民主聯盟黨(Syrian Kurdish Democratic Union Party,PYD)是庫爾德工人黨的延伸,他們共同的目標是通過武裝斗爭分裂出去,所以同樣是必須消滅的恐怖組織。

庫爾德工人黨。來源:Kurdistan 24 

但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

自2014年起,庫爾德工人黨和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成為打擊ISIS的主要地面部隊,為收復ISIS手中的敘利亞領土立下汗馬功勞。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是唯一一支在地面作戰中戰勝了ISIS的部隊,也是美國在敘利亞戰爭中最堅定的盟友之一。據不完全統計,至少有1.1萬庫爾德人在抗擊ISIS的戰爭中喪生。

庫爾德人抗擊ISIS的決心主要來自兩個方面。

一方面,敘利亞的庫爾德人長期以來一直受到壓制。1960年代以來,約有30萬敘利亞庫爾德人被剝奪公民身份,他們的土地也被沒收并重新分配給阿拉伯人。因此打擊ISIS對庫爾德人的民族自決和自治有著積極的作用。

敘利亞內戰期間,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專注于在俄羅斯和伊朗的幫助下打擊國內反對派,從而使庫爾德武裝成為了最大的贏家之一,目前他們已經控制了敘利亞約四分之一的土地。這片土地上擁有豐富的石油、水和農業資源,并且他們還建立了自己的軍隊和官僚機構。

另一方面,ISIS的極端原教旨主義和反人類行徑使庫爾德人沒有選擇。在ISIS最活躍的一段時間,伊拉克和敘利亞成千上萬年輕女性被抓走并被迫成為性奴。這其中就有很多庫爾德人。

曾在伊拉克被虐待和強奸數月之久的15歲的 Gulan。來源:衛報

2013年4月,庫爾德女子護衛隊(YPJ)作為一只完全由女性組成的武裝力量成立,在抗擊ISIS的戰斗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一旦被ISIS俘虜,這些女性必將被強奸和殺害。因此,她們必須在戰斗中取得勝利,或者將最后一顆子彈留給自己。 

曾經深入當地的戰地記者雅霍布扎德(Alfred Yaghobzadeh)對《衛報》說:“她們失去了一切,但她們決心對民族做出貢獻。她們將穿著制服,直到獲得想要的獨立。對ISIS來說這是一個禁忌——他們相信如果被女人殺了就不能去天堂。”

YPJ戰士。來源:YPJ官網

現如今,對于這兩年剛剛逃離ISIS魔掌的很多土敘邊境庫爾德人聚集區的百姓來說,土耳其軍隊大兵壓境是又一個令人痛苦而熟悉的命運。美聯社報道稱,邊境地區的居民已在恐慌中爭先恐后逃離家園。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10月9日宣布對敘北部發起“和平噴泉”行動,以“防止在我們的南部邊境建立恐怖走廊,讓該地區重回和平”。通過此次軍事行動,土耳其尋求在敘利亞邊境建立一塊縱深32公里的安全區,以便將該國接收的數百萬難民送回敘利亞,讓安全區作為庫爾德武裝與土耳其之間的緩沖帶。

而對于特朗普政府選擇轉身離開敘利亞庫爾德盟友的決定,美國國內一些共和黨大佬心緒難平。

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指出,“應這屆政府的要求,庫爾德人充當了打擊敘利亞境內ISIS的主要地面戰斗部隊,因此美國大兵才不必這么做(加入地面戰斗)。與埃爾多安達成協議,允許他消滅他們(庫爾德人),這對美國的聲譽和國家利益的損害,將非同尋常且持久。”

眾議院共和黨第三號人物切尼(Liz Cheney)則指出,來自敘利亞的消息令人不適:“土耳其軍隊準備從北部入侵敘利亞,俄羅斯支持的軍隊來自南部,ISIS武裝分子攻擊拉卡(Raqqa)——我不理解為什么特朗普就這樣讓美國的盟友(庫爾德人)被屠殺,讓ISIS卷土重來。”

而這對歷史上長期游離在幾國邊境的庫爾德人來說,似乎已是家常便飯。在民間,他們流傳著這樣一句話:“除了大山,我們沒朋友”(no friends but the mountains)。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152

相關文章

河南今天十一选五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