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抵抗北約“老二”土耳其,庫爾德人已料到結局:只想讓他們贏的艱難

面對土耳其的進攻,庫爾德武裝料將先盡全力反抗。但在進入無力抵抗階段后,庫爾德武裝會選擇撤離,正如土耳其占領阿夫林時一樣。

2019年10月9日,敘利亞Ras al-Ain,土耳其稱對敘東北部發起軍事行動后,敘利亞民眾逃離家園。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記者 | 安晶

在持續近六個小時的空襲后,土耳其軍隊與敘利亞反政府武裝敘利亞自由軍于當地時間10月9日晚跨越邊境進入敘北部,對庫爾德武裝控制區正式發動地面攻擊。

這是繼2016年和2018年之后,排名北約軍力第二的土耳其第三次跨境對敘北部進行軍事打擊,以遏制庫爾德武裝勢力、尋求在敘土邊境設立安全區。

眼看土耳其對“盟友”開火,一名負責訓練庫爾德武裝的美軍特種部隊士兵在接受福克斯新聞采訪時直言:“這是我第一次為自己的職業感到羞愧。”

隨著戰爭正式打響,面對被俘虜的“伊斯蘭國”(ISIS)士兵可能出逃的難題,特朗普稱美國已將“最危險的”ISIS俘虜進行轉移;至于來自歐洲各國的ISIS士兵,“他們會逃回歐洲,他們想回家”。

由于與土耳其武力差距懸殊,一些庫爾德武裝的官員已預測土耳其將最終拿下邊境地區。而在美國袖手旁觀后,俄羅斯或將繼續擴大在敘利亞的影響力。

庫爾德人的結局

據庫爾德媒體Rudaw報道,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于當地時間周三下午4點宣布對敘北部發起“和平噴泉”行動,以“防止在我們的南部邊境建立恐怖走廊,讓該地區重回和平”。

隨后,土耳其軍隊對敘土邊境上的六個城鎮發動空襲和炮擊。據庫爾德武裝人民保護部隊領導的敘利亞民主軍(SDF)統計,空襲至少造成五名平民和三名SDF士兵喪生。

當天晚上10點30分,土耳其軍隊和敘利亞自由軍從四個不同地點進入敘利亞,正式開始地面行動。土耳其軍方隨后宣布庫爾德武裝的181個目標被擊中,當地數萬居民此前已逃往更南部的哈塞卡省(Hasaka)。

據土耳其媒體報道,土耳其軍隊進入敘利亞的四個地點位于敘北部邊境城鎮Tel Abyad和Ras al-Ain附近。而美軍此前正是從這兩個城鎮撤出。

陰影為土耳其計劃設立的安全區,藍色點為美軍撤退的城鎮。圖片來源:衛報

目前,Tel Abyad和Ras al-Ain之間100公里長地帶正處于土耳其的猛攻中。該地帶是連接西北部邊鎮科巴尼(Kobani)與東北部庫爾德武裝控制區的重要通道,以平地居多,易攻難守。

在2016年和2018年的軍事行動后,土耳其得以在敘利亞西北部邊境建立緩沖區,并將人民保護部隊和庫爾德居民趕出了西北重鎮阿夫林。但科巴尼依然為人民保護部隊控制,當地有美軍基地,還有關押ISIS士兵的俘虜營。

雖然土耳其目前進攻的地帶對庫爾德武裝有重要的戰略意義,但在平坦地形上直面北約第二大軍事強國的攻勢,庫爾德武裝的防御顯得勢單力薄。

人民保護部隊軍官在接受路透社采訪時透露,敘民主軍現有約4萬士兵,但美國并未為其提供反坦克系統、防空系統等重型武器。該武裝的反坦克導彈均為從黑市上購得。

一名人民保護部隊官員坦言,Tel Abyad和Ras al-Ain之間的地帶最終會被土耳其攻下,但該武裝會奮力抵抗,讓土耳其贏得“越艱難越好”。

該官員還表示,就算最終人民保護部隊丟失控制區,“當地也將出現針對土耳其的、永不停息的起義”。

美國中央司令部前司令沃特爾(Joseph Votel)預測,面對土耳其的進攻,庫爾德武裝先會盡全力反抗;但在進入無力抵抗階段后,庫爾德武裝會選擇撤離,正如土耳其占領阿夫林時的情況一樣。

埃爾多安的算盤

通過此次軍事行動,埃爾多安尋求在敘利亞邊境建立一塊縱深32公里的安全區,以便將土耳其接收的數百萬難民送回敘利亞,讓安全區作為庫爾德武裝與土耳其之間的緩沖帶。

除了遏制尋求建國的庫爾德武裝繼續擴大影響力,對于埃爾多安本人而言,設立安全區也是出于對土耳其國內政治形勢的考量。

在今年3月的土耳其地方選舉中,埃爾多安所在的正發黨首次丟掉對首都安卡拉的控制;除安卡拉之外,正發黨還丟掉了七個主要城市,成為埃爾多安執政來的最大選舉挫敗。

經濟衰退、失業率升高、里拉貶值成為正發黨失利的主要原因;在此背景下,土耳其接收的360萬敘利亞難民成為了沉重的負擔。

在上個月的聯合國大會上,埃爾多安已經描繪了對敘利亞安全區的設想:將200到300萬難民送回安全區,由土耳其負責在當地新建醫院、學校、清真寺。這一系列大型基建工程也將為土耳其創造工作崗位,帶來新收入。

面對埃爾多安的執意出擊,一心想兌現選舉承諾實現撤兵、不滿美國身陷中東戰場的特朗普選擇了袖手旁觀。而美國的袖手旁觀也再次給俄羅斯創造了機會。

本周,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對伊拉克進行訪問并與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總理巴爾扎尼會談。巴爾扎尼呼吁俄羅斯進行斡旋,幫助土耳其與敘利亞庫爾德武裝降級沖突。

拉夫羅夫當場做出承諾,表示俄羅斯與土耳其一直保持著密切聯系,之后將與敘利亞政府商談,為土耳其和庫爾德武裝的斗爭尋找和平解決辦法。

黃色為庫爾德武裝控制區,綠色為敘利亞政府控制區。圖片來源:CBC

雖然為美國盟友,人民保護部隊并未與敘利亞政府和俄羅斯進行過正面對抗。相反,在打擊ISIS的戰斗和阿勒頗之戰中,庫爾德武裝還曾與敘政府和俄羅斯并肩作戰,對付共同的敵人。

對于控制著敘利亞四分之一地區的庫爾德武裝,敘政府和俄羅斯一直與其保持聯系,以防該武裝在敘東北部建立獨立國家。如果最終斡旋成功,本已是敘利亞境內最大海外勢力的俄羅斯將進一步加強對敘利亞局勢的影響力,同時還能增強與北約成員國土耳其的紐帶。

“他們會逃回歐洲”

對于土耳其會把戰爭進行到什么樣的程度,埃爾多安的高級顧問阿伊貝特(Gülnur Aybet)透露,特朗普與埃爾多安已經達成共識,“準確知道行動的內容是什么”,特朗普也清楚土耳其行動的“范圍有多大”。

在周三發表的聲明中,特朗普重申美國不支持土耳其的進攻;但他表示,土耳其已經承諾會在行動中保護平民和少數族群,確保不會發生人道主義危機,“我們會讓他們遵守承諾”。

在維護自己命令美軍撤出敘土邊境的決定時,特朗普再次強調美國為幫助庫爾德人提供了“巨額資金”,“當你們說他們是和美國并肩作戰時,他們其實是為了自己的土地作戰”。

為證明美國對庫爾德武裝沒有虧欠,特朗普甚至搬出了二戰,“庫爾德人在諾曼底登陸的時候沒有幫助我們”。在與美國聯手打擊ISIS的五年戰爭中,敘利亞民主軍有超過1.1萬士兵喪生。

土耳其的進攻或許會導致被關押的ISIS士兵出逃。在這一關鍵問題上,特朗普稱美國已經將“最危險的”ISIS俘虜進行轉移,將俘虜分別關押在安全地點。

至于俘虜中來自歐洲的ISIS士兵,特朗普直言:“他們會逃回歐洲,他們想去歐洲,他們想回家。”

特朗普抱怨,美國已經多次給歐洲機會,要求各國接收來自自己國家的ISIS俘虜,但屢屢遭拒,“我們的盟友利用了我們”。

庫爾德武裝目前看守著1.2萬名被俘ISIS士兵,其中2000人為外國人。由于審判取證困難以及對安全隱患的擔憂,大部分國家都不愿意接收來自各國的ISIS成員,呼吁在當地或在伊拉克對俘虜進行審判。

除士兵之外,在敘利亞東北部的霍勒難民營內還有6萬名ISIS士兵家屬和1.4萬名平民。據《衛報》周三援引難民營內人士消息,目前在ISIS家屬中已經有傳言稱未來兩天,ISIS地下組織將對難民營發動襲擊,解救士兵家屬。

就在土耳其攻入敘利亞北部之時,ISIS于同一天在拉卡發動兩起爆炸襲擊,造成25人死傷。

特朗普此前稱,發動攻擊之后,土耳其將負責看押被俘虜的ISIS士兵。但霍勒難民營位于土耳其計劃設立的安全區之外,由庫爾德武裝看守,美國和土耳其官方尚未說明將如何確保難民營的安全。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82

相關文章

河南今天十一选五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