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深度】無錫高架橋側翻事件:命隕“必經之路”

無錫高架橋側翻事故涉事路段,是當地兩種人的“必經之路”。

事故救援現場。界面新聞記者楊舒鴻吉攝

記者 | 楊舒鴻吉

編輯 | 劉海川

1

無錫高架橋側翻事故涉事路段,是當地兩種人的“必經之路”。

從無錫各大鋼貿市場出發的運輸車,必經過312國道,將鋼貿生意做向全國;而對于無錫錫山區東湖塘居民來說,國道跨橋下方的錫港路是他們進入城區的最便利的一條線路。

10月10日晚6時10分許,一輛滿載6捆鋼卷的貨車在此經過時,屹立于此達15年之久的跨橋橋面轟然側翻,將錫港路上的三輛汽車掩埋。最終,事故造成3人死亡,2人受傷。

橋面為什么會塌,是關心這起事故的人共同的疑問。

截至10月11日下午6時許,事故現場處置接近尾聲。界面新聞記者楊舒鴻吉攝

10月10日晚上6點剛過,無錫錫山區市民黎羅春正在家中做飯。突然而至的巨大的爆炸一樣的轟響,讓他錯以為“發生了地震,于是帶著家人趕緊逃到了戶外。”

后來他才發現,屹立在家門口十多年的那座橋塌了。

橋面砸住的錫港路雙向共8車道,是連接無錫市中心與東港鎮的主干道。但是由于附近鋼材和木材商戶聚集,這條本身很寬的道路,在高峰時段并不通暢。附近居民告訴界面新聞,這條路上的生意都是圍繞著司機做的:比如早晚高峰的時候,會有商販推著小推車,在主干道兩側向過往司機兜售盒飯,所以道路經常擁塞。

雖然晚高峰的這條馬路有些堵,高敏(化名)仍要每天下班后從市中心駕車途經此地,載著5歲的女兒艾米(化名)回到東旺路的娘家。她已結婚6年,仍然保持著工作日帶著艾米回娘家吃飯。只有在周五,她才會回到更遠的一處房子居住,“那處房子比她父母家的房子要遠很多。”附近的鄰居向記者透露。

黃色的名爵轎車也是她結婚前購買的,是她每天上下班,接送女兒的代步工具。事故發生時,重達數百噸的橋面砸下的瞬間,高敏駕駛的車輛正在左轉,頃刻就被吞沒在灰塵當中。被橋面擠壓的車輛嚴重變形,“只剩下一對大燈還亮著。車身完全擠癟了,車廂里連個人影也看不到。”黎羅春回憶道。

比起80米開外的“地震”錯覺,離事發路段僅30米的徐盛國,對生死瞬間的體驗更為真切。當天晚上,他和往常一樣,徒步沿著錫港路向312國道跨橋北側行進,去貨車司機聚集的夜市吃晚餐。

橋面坍塌之后,徐盛國在現場情況不明的情況下,仍選擇趕往橋下查看情況,“三輛車被埋壓在下面。橋面上共有4輛車側翻。”徐盛國回憶,“第一輛貨車上運輸了有6個鋼卷,全部掉落橋下,第二輛貨車是空車,另外兩輛是小轎車。”

“小轎車被壓得嚴重變形,拉貨的貨車司機也是重傷。”徐盛國回憶,“事故后10余分鐘,消防隊員就抵達了,有人向消防隊報告說貨車駕駛室內有人被困。消防隊員用器械破開了變形的駕駛室,將昏迷不醒的貨車司機救了出來,送上‘120’拉到了醫院。”

貨車司機成為當晚第一位被營救成功的傷者。當晚,共有2名傷者被救出送醫。兩名傷員均在橋上行駛的車輛。

橋面側翻后,6捆鋼卷全部跌落橋下。網絡流傳的一張現場鋼卷的標簽圖,后得到了承運企業無錫成功運輸有限公司工作人員的證實。從標簽上看,這批鋼材單捆重量有25.84噸,6捆總重155噸。而記者從附近路面的交通指示牌獲悉,該路段的限重是40噸。

312國道上,大型貨車隨處可見。大部分貨車限重40噸以內。界面新聞記者楊舒鴻吉攝

事故慘烈的瞬間影像通過網絡迅速傳播,救援力量也迅速集結趕赴現場。

10月10日晚間,包括消防、公安、城管以及附近的多家施工單位悉數集結現場。中鐵二局某運輸車司機徐立(化名)也在第一時間駕駛車輛趕赴現場。

他向記者透露,事故發生當晚11點多,現場救援人員使用破拆設備拆除傾覆的橋面。他的職責就是將粉碎的路面渣土運到指定地點傾倒。當晚11時許,在事故核心區域,界面新聞記者看到,救援人員在對埋壓高敏母女的橋面進行破拆,同時另外一組消防人員則試圖掏空車輛下方的地面,減輕車輛承重,將車體拉出。

11日00:00分,現場工作人員在廣播中要求救援人員后撤200米,即將進行爆破作業。聽聞廣播后,被埋壓人員親屬在兩位女性民警攙扶下,向安全區外撤離。

和徐立一樣,百余位救援人員在救援現場經歷了不眠夜。

凌晨1時許,現場的兩臺吊車成功將破拆后的橋面吊起。兩輛被埋壓車輛被拉出。三名遇難者遺體隨即被尋獲。

11日上午,在無錫市第二人民醫院,經過來自上海等地的多位馳援專家的會診,收治的一名重傷員已經蘇醒。但是該院醫生在向無錫警方通報病情時表示,不排除后續再次出現昏迷的可能。

徐立向記者透露,截至10月11日6時許,現場破拆已經接近尾聲,后續施工人員對路面進行清掃,為即將開展的路面恢復工作做準備。

一旦路面通車,這條路將恢復昔日的忙碌。

司機黃澄表示,路恢復容易,但是心里的陰影難以消除。以后從此經過的時候,他還是會想起,那天晚上,有對母女和一個單親父親在這里,再也回不了家。

對于超載,無錫成功運輸有限公司老板李洋的母親10月11號接受界面新聞采訪時表示,這批鋼材是從江陰碼頭進的貨,每噸鋼材的運輸費用是8元錢,這一趟下來毛利潤是1000多元,“如果不超載,我們就沒錢可賺。在那里經過的貨車哪家不超載?”

李洋母親篤定地認為,發生這樣的事情,與橋梁的質量有關系,“我們家的責任很小,甚至沒責任。”

記者從李洋母親處獲悉,事故發生后當晚,李洋已經被無錫警方帶走調查。10月11日上午,警方再次來到該公司辦公室調取了相關物證,并將李洋的妻子,無錫成功運輸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劉建萍帶走調查。

李洋母親在采訪時表示,這家運輸企業成立不到兩年,旗下掛靠有10多輛運輸車輛,“平時是我們接單后,派發給司機,然后從中提成。”

在采訪過程中,記者了解到,目前警方已入駐無錫成功運輸公司。該企業員工也于11日上午使用鐵錘敲掉了入口處的公司標志。

記者查詢到,該公司曾3次因超載或超標而被蘇州公路管理部門處以合計6.62萬元罰款,并被強制執行,還曾因其名下車輛超載導致交通事故,致電動自行車車主六級傷殘,接受截肢手術。此外,該公司駕駛員還曾發生致三車損壞的交通事故,當時車上貨物超載100%以上。

另據(2017)蘇0509行審297號行政裁定書顯示,2016年6月8日,蘇州市公路管理處依據《公路安全保護條例》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對無錫成功運輸有限公司作出蘇交路罰字[2016]28319號行政處罰決定,責令其停止違法行為,并處以6200元罰款。

貨車頻繁超載的問題,得到了無錫出租車司機陳霞的證實,“無錫所有的高架橋都限制貨車行駛,但是唯獨312國道的那段是允許貨車開上去的。一來是因為那是一段老路,二來也是因為附近有很多物流企業和大型鋼材城。這條路就成為運貨車輛不得不走的一段。”

在陳霞記憶中,出事的312國道路段,不僅貨車多,而且超載現象猖獗,“本來限重30多噸的貨車,動不動就拉了上百噸的貨物,我開著小轎車,跟著后面走,都能感受到路面的晃動。所以不是萬不得已,我盡量不走那段路。”

陳霞駕駛出租車帶著記者沿涉事路段附近行駛。記者發現,占地750畝的東方鋼材城位于出事路段的西北方向,北環路兩側,林立著大大小小的物流公司,大型貨車占到了里面行駛車輛的80%左右。

實際上,鋼材貿易和物流業,在無錫經濟構成中,占有重要地位。

不僅東方鋼材城規模驚人,無錫市內的職教園是全國規模最大的帶鋼、卷板集散地中,年帶鋼成交量達900多萬噸,交易額達300多億元,占全國帶鋼交易總量60%以上的份額。

物流業方面,無錫日報曾于2019年1月8日刊文表示,江蘇無錫的物流產業全年物流規上企業營業收入預計超150億元,貨運總量有望突破1.9億噸。另據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中商產業研究院整理數據顯示,江蘇省內的物流園區共計49個,其中,無錫物流園區最多,共計10個,徐州、常州并列第二,各有物流園區5個。

物流、鋼材所代表的制造業、運輸業是無錫經濟的兩駕馬車。

無錫成功運輸有限公司的銘牌已經被拆除。界面新聞記者楊舒鴻吉攝

物流、鋼貿生意不斷擴大,路政設施的建設卻不盡如人意。

312國道無錫段路線全長48.436公里,其中老路段21.356公里,改線段27.08公里。全線按一級公路標準設計,設計時速為100公里/小時(其中城鎮段80公里/小時)。

界面新聞從無錫市城市重點建設項目管理中心查詢到,今年7月份無錫市公共工程建設中心發布招標書,對“G312國道無錫境快速化改造工程初步設計咨詢”進行招標,計劃再次對G312國道無錫段進行改造。

招標書提到,312國道無錫段提升改造工程為干線公路改擴建工程,項目道路起于錫常交界處直湖港大橋,沿現狀G312向南途經惠山區、錫山區、新吳區,止于蘇錫交界處望虞河大橋,全長約47km。全線采用雙向六車道一級公路標準建設,主線設計速度80km/h,輔道設計速度30-50km/h。

事故發生路段位于招標改造路段內,原定于7月開工,但截至目前,未有公開報道顯示此工程已經動工。

312路段成為無錫市百億鋼鐵生意進出關鍵通道,跨橋下方的錫港路路況也不理想。

無錫市民黃澄告訴界面新聞,隨著市內經濟的提升,無錫城市面積不斷向周邊地區拓展。2009年前后,無錫開始對無錫市東北方向的東湖塘地區進行開發,加快配套設施建設。東湖塘地區也成為無錫市新型衛星城。2018年,由東湖塘鎮與港下鎮合并的東港鎮上榜“中國鄉鎮綜合競爭力100強”。

衛星城居民的城市生活質量在交通體驗方面打了折扣。

采訪中,陳霞和黃澄曾多次向記者反映,錫港路附近交通組織的混亂狀況,“一到早晚高峰,一定會堵。而且大型卡車不遵守交規的現象時有發生。”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河南今天十一选五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