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美國作家喬納森·弗蘭岑:網絡暴力阻礙了我們應對氣候危機

在接受媒體關于“反抗滅絕”的采訪時,弗蘭岑發現人們對他寫的有關氣候危機文章的負面反應“令人吃驚而沮喪”。

照片中的性別問題:為何質疑視覺文化中的“潛規則”如此重要?

“圖像向我們展示可能性。畢竟,你無法成為你看不到的人。圖像能夠將人排除在外,只要永遠不展示某些群體、或只將他們描繪成偏離常規的不正常的人就能做到這點。圖像能夠加...

《知道我的名字》:一部性侵回憶錄

一直化名為艾米麗·多伊的斯坦福“精英學生”性侵案受害者公開了身份,講出了自己的故事,告訴我們“被侵犯絕不是受害者的責任”。

【丁玲誕辰115周年】“女權英雄”丁玲談創作:“不過是替少數女同志發了點牢騷”

《莎菲女士的日記》之所以至今深受女性主義批評家推崇,在于小說完全顛覆了男強女弱的性別模式,打破了“男人進攻女人是為了性欲,女人吸引男人是為了生活”的傳統思維。

加載更多
回看美蘇同盟時刻:對話哈佛歷史學家沙希利·浦洛基

哈佛大學歷史學家沙希利·浦洛基為我們講述了1944年美蘇聯合行動的故事,以及他對“憤怒一代”的看法。

行走在中國的高原上:俄羅斯探險家普爾熱瓦爾斯基的中國行記

他是深入羅布泊的首位歐洲人,他對羅布泊位置的看法引發了世紀爭論,作為其景仰者和論敵的斯文·赫定為了反駁他的觀點,順著他的足跡,意外發現了在大漠中隱匿了千年的樓蘭...

帝國心態:俄國革命在中亞的遺產

1917年俄國革命后,布爾什維克黨從羅曼諾夫王朝手上奪下龐大的帝國,其影響甚至遠達彼得格勒數千英里以外。直到今天,一個世紀以前發生的事件仍對中亞各國有著深遠影響...

“我們可以跳舞,這將是我們的革命”

舞者用身體來表達對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及針對少數群體的攻擊的反對,這種歷史一直是美國文化DNA的一部分。

《我們需要新故事》:向當代西方迷思挑戰

自由言論、政治正確、身份政治和帝國等概念是如何被誤解的?奈斯琳·馬利克在新作《我們需要新故事》中對我們目前的處境進行了縝密分析。

“線人”沒了,賠率榜還準嗎:2019諾貝爾文學獎最終預測

今年的諾獎據稱將“開拓我們的視野”,扭轉長久以來的“歐洲中心主義”與“男性主導”傾向。但目前的賠率榜更像是幾個歐洲文學獎綜合并混入此前Ladbrokes賠率榜的...

河南今天十一选五走